我总以为,戴望舒这样的诗人笔下的江南饱蘸着水分和花朵,那
个如烟女子撑伞独行的背影更多的是上升为一种象征意义,即中国文
人的江南梦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。”诗人的江南具体到了一条
空蒙蒙的雨巷,一个缓缓独行的女子。很久以来,江南代表中国南方
,水分充裕,河网密布,在更深的含义上,江南有着某种阴郁的意味
,是柔顺是悠长。

    烟雨江南,流水人家,这是中国文人销魂蚀骨的依恋和情怀。
    江南才子属于唐伯虎、陆游,也属于鲁迅、茅盾、朱自清、郁达
夫,无论是伤心桥的碧波,还是十里扬州路上的风尘,江南都是一个
诗意的境界。

    春风又绿江南岸,江南明月下的夜航船又载着多少文人的魂与梦
呢?
    烟雨江南

    江南总是湿漉漉的,在过去的词里诗里,在秦淮河的汩汩桨声深
处,在小桥满风袖的烟雨中。 读着那些关于江南的句子,一些情绪
似乎就要穿越千年,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江南是一碗清绿澄亮的碧螺春茶,透着历史的醇厚,有着人文的
积淀。或者中国文士的儒雅深处,都有着或深或浅的江南印记。

    那些真正代表中国南方的境界里,是几片绿叶的葱绿,是一个行
走如烟的背影,是这样那样次第而来铺面的愁绪。

    江南是李清照秀丽婉转的词,是陆游伤心桥下的碧波,是王安石
的春风又绿,是暗香浮动月黄昏,是梅子黄时满城飞絮。

    江南是十里扬州的风尘,是姑苏城外的客船,是唐诗里千年的回
响。
    江南是鲁迅的故乡景象,是朱自清笔下的风物感伤。

    江南是苏童笔下的阴柔月光,是才情细细的流淌。

    江南是一碗清闲散淡的茶,在日子里慢慢泡开了,在时间的长河
里跌宕起伏,亭亭玉立。

最后修改:2018 年 10 月 24 日 06 : 55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