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_ven

男过三十,稳如老狗
妻子是个独立的女人,轻易不求我做事 那天,穿过漫天操蛋的柳絮,我推开家门,碰巧遇到她依在门口。 她口中没话,但眼里...
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
09
2019/07

男过三十,稳如老狗

妻子是个独立的女人,轻易不求我做事

那天,穿过漫天操蛋的柳絮,我推开家门,碰巧遇到她依在门口。
她口中没话,但眼里有事。
“有事?”我打开冰箱,拎出一瓶隔夜的啤酒。
“我想吃牛排。”
我陷在沙发里,呷了一口啤酒,心想:家境虽不宽裕,但偶尔吃顿牛排于我尚不算奢侈。
收拾齐整,带着妻子出门了。
妻子穿的得体,我穿着裤衩拖鞋让她差异。
在餐厅落座后,我豪迈的把餐单扔给她:牛排随便点,吃到顶。
妻子看着我,问:你一直都这么贱吗?为什么没有人揍死你?

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。
X贝莜面村的菜单上,分明画着一副肥美的尸骨。

QQ截图20190706182619.png
(网图,侵权随删)

透过被水火认真雕琢的骨肉纹理,我似乎都能嗅到草原天地的苍茫。
我不知道,如果连这样的牛排都不能让妻子满意,那我还能做些什么。

妻子终于不能自已:这是牛排馆吗?

啊哈~原来她想吃那种牛排啊
自家兄弟,误会,误会~

妻子是个独立的女人,轻易不求我做事

那天是个无聊的周末。妻子在非洲出差,我蹲在楼下看两只狗打架。
眼看我中意的那只法斗要败北,我正要上去帮它一把,电话响了。
熟悉的声线和语调,这是妻子的声音:老张,把隐形眼镜给我同事,让她给我带过来。洗手间柜子上,第三格,蓝色的盒子,注意看度数啊。

话音未落,我喜欢的那只法斗败北了。
它在人们的嬉笑中落荒而逃,背影像一个被单位辞退的中年男人,悲壮而落魄。
整理了一下思路:没有时间留给我悲伤了,老婆还是比法斗亲一些。
我赶紧冲上楼,按照老婆的说法,拿了两盒眼镜给了她同事。
两天后的午夜,我被电话吵醒。
熟悉的声音:你是傻X吗?你是故意的吗?你想气死我吗?

哎,连问题都是这么的熟悉,是妻子的电话。

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。

妻子发来了一张自拍照,容颜依旧让我着迷。只是两个眼睛竟迸发出不同的光芒。左眼殷红,右眼白炽。仿佛一张脸上同时升起了日月。

这是今年国际流行的装扮,还是妻子的行为艺术。
我不知道,也不敢问。

赶紧跑去洗手间看看盒子才知道,坏了。
光看度数了,左眼右眼没给拿一对,颜色拿反差了..........

我不知道妻子那几天在非洲怎么过的。
历史书上说项羽天生双瞳,漫画里佐助一族有血轮眼。但是鸳鸯锅眼的人,并无记载。
心中大胆的想象一下,万一妻子被当部族视作神明,封为酋长,那本宫是不是也一并鸡犬升天了。

妻子是个独立的女人,轻易不求我做事

那天体检出结果,我有个不得了的指标超标了。
医生建议做复查。
因为是个悲观的乐天派,消极热爱生活的人。
我想过无数个生命最后的画面,也许是一张舒适的病床,也许是一辆疾驰的汽车,也许是一艘驶向海底的轮船。
这次如果确诊,那么最后的画面基本可控,在脑海中逐渐清晰。
没有太多慌乱,但确有很多不舍。

在进CT前,我要求和妻子合张影。如果有不幸的万一,这照片里的笑容,也许是我们没心没肺生活的顶点了。

我进CT时,妻子的外卖到了。有包子油条,还有热豆浆茶叶蛋。
她唔哝着嘴对我说:胜利。
我笑了笑:胜利。

几分钟后,我跟她上楼,问医生结果。
医生建议我:大事没有,赶紧离开这里,继续这滚滚红尘吧。
这才算放心。

熟悉的声音:你是傻X吗?你是故意的吗?你想气死我吗?
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。
但是妻子怒不可遏。

下楼的电梯里,我放了一个屁。
我看妻子沉默不语,便问:今天咋不骂我了?这个屁不臭?不合格?
妻子情绪终于不能自已:希望,希望你能再放50年的屁。
她极力的压制着情绪,但是颤抖的声音里,已泪如雨下。
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。

妻子是个独立的女人,轻易不求我做事。
但这次竟然流着泪求我了。
被人偷偷的爱着,这感觉真香。

男过三十,父母银发,
儿女幼齿,妻子芳华。
拖家带口,再不敢轻言玉石俱焚。
只想笃信神佛,与人为善,戒烟戒酒,走路小心,开车注意。
即便人生无趣,但求稳如老狗,多陪家人走走。

这不是男人被生活整怂了。
这是对爱的贪婪与不舍。
感恩,笃慎。


----力.avi

最后修改:2019 年 07 月 26 日 07 : 25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