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宿舍下三层到一楼,六点五十,背负着暖暖的阳光经过篮球场,拐进小道在二食堂买一碗粉,慢慢的步在校园,只要能坐的地方都是战场,各种妹子哥们儿都手报一本书,大声的朗读在南湖默默的混响中,犹如子弹穿越枪林弹雨,在这样的早晨里,心脏跳动的声音格外生脆。

  喜欢下大雨的南湖,湖边的青草绿而墨,黑色的湖面干净的只剩下碗大的波澜,一朵朵的开在雨水里,给每一双湿了的鞋子添点韵味。更喜欢雨后的回程,从教室出来,下过雨的天空晴朗得更纯,没有灰尘的阳光像一把温柔的吉他,就着雾气。远处小岛上的博物馆,隐若在升腾的雾里,自创了一个仙境,让人观望遐想却不敢触手以及。

  穿过行政楼有一丛芙蓉花,传统的木芙蓉,有点毛茸茸的叶子稀疏得恨,花瓣到萼的地方深粉,越往外颜色越淡,有个似国花样华丽的名字,花朵却如此朴实。有一日大风,叶子被拍打在花朵上,仿佛擦上芥末般,花朵与树的感情厚实得罕见,美丽可媲美绽放的合欢或者满山紫蓝色的鸢尾。

  在同一个地方迷路已是家常便饭,心声如歌:跟着感觉走....,安全回来后都很庆幸,车窗偶尔会碰上霓虹,惶惑的灯光照亮的是我们的城市。菜场的吆喝配合外面的垃圾,总是敲打着嫩房子里的我们,要梦要醒。整日昏昏的冬天里,向往温暖的心急切得可以,意识里潺潺的溪流声越来越近,没有出处,没有尽头。

文章摘自“**”

最后修改:2018 年 06 月 06 日 05 : 00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