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辑弟弟是个大帅哥,肉肉的脸嘟嘟的,总让我想伸手抓抓。催我结局已经三个月,从刚开始的客气到了如今的唾弃,威胁谩骂各种手段都用尽了,看在他已技穷的份上,也趁着外面大雨,我打算结局了,并且从此不借言情混饭吃。我要回到文艺女青年去,这样到我老了之时,也生出点淡看流年的风姿来。给结局取名叫梦境是半年前想好的,计划过完美的了结故事,然而总是觉得美不起来。但是又不愿生死剥离那种缠结,便打算来个女主的梦境影射一下,所以改了梦过!以下便是思路了,肉肉脸你就受了吧,放我一条生路,我眼角好几条皱纹都是你逼的。

彦姿的脸深埋在枕上,眼角细泪顺着凌乱的发丝滚落下来,浸入枕中不见痕迹。梦得太深,身体有些抽搐。石变生站在军区大门口,看着她慢慢的退到陈朋身边去。退的每一步都是他和李琳给她的伤,每颤抖一次都是她抽离他人生的决心,他好怕,却怎么也说不出挽留。

一阵风过,相隔两米的二人,已然再隔了一生。

石变生眼前开始闪现她的宝气,她喜欢吃酒味冰淇淋,边吃边眨巴眼睛,享受的眉毛扬起来,再笑着说,变生,真的特别好吃!似乎他还在四年前的江边,还能嫌弃她贪吃一样,情不自禁抬手就能拂上她唇角。他又看见她的倔强,撞到他和李琳亲吻时候,她微拧着脖子,变生,你只爱我一人我知晓的,这次我原谅你了。

彦姿知道这样子是个梦,她感受到他睫毛的颤动,感受着他眼中停不下的悲伤,那是爱,她知道。可是太沉重了,再也无法忘记那些不安的夜晚,飘窗上等待如水的涼;再也不能控制无尽的怀疑,眼睛再怎么伪装也欺骗不了心脏,她爱不起了。

她在梦中不停的退,一手倚着陈朋的手,一手扶着自己的心脏,退出他的人生。说不出好还是不好,只是以命相搏的感情终究落幕了,成长一场只剩下麻木。还怀念吗?

……

挣扎着醒来,彦姿打扫了整套房子,给自己熬了鱼汤。拖着行李走到小区门口,把自己用过的钥匙丢进河里:变生,我便还你没有痕迹的人生吧!小区大门越来越远,就像梦中变生身后军区的围墙,风亦远,岁月亦长,一生剩你梦里相伴,再也不见!

……

石变生在键盘上敲打着军区安全程序,突然心慌起来,就像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了,怎么也无法平静。抓起外套跑着拦车往东篱小区去,走到门口已经惶惶然,脚步蹒跚迟疑还是到了彦姿门口。推开门,没有家具,他开始跑起来,每个角落都找着,好几遍下来再也没有力气,便跪趴在客厅中央……

……

好啦!思路就这样了,恶俗吧。肉肉,你再加几个字吧!我就此弃言情从诗歌了,说实话,我真的写不好言情,那两百多章快把我逼疯了,不过是很好的体验,让我体验了一把将脑中剧情文字化,虽然有些拙劣,但我也自己收藏了,若将来可以诗画烟雨我再美化它吧!我去忙了,爱你!

文章摘自:“**”

最后修改:2018 年 06 月 29 日 01 : 36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