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的街上,有两种真诚----女人的身体和男人的眼神。
美丽的女人,用最少的布料,勾勒出最美的线条。健康的男人,用最锋利的眼神,试图剪断那些布料。
北京最真诚的地方,就在三里屯。那里到处是诚意满满的男女,有座能让人赤诚相对的更衣室。
那晚,我就立在三里街头,等老婆来一起吃烤鸭。
面前人潮涌动,乱花迷眼。我一个30岁出头的油腻男人,穿着工装,像一个立在火烈鸟群里的帝企鹅,手足无措。
婚后,我的心是严肃的,眼睛却是活泼的。
所谓君子好色,取之有道。淑女窈窕,我只瞧瞧。
擦身而过的姑娘们,与我眼神接触那一刹那,落英缤纷…….
有的姑娘,像是受了什么惊吓,赶紧低头,搂着包,夹紧腿,即便穿着高跟鞋,也要不顾一切的加快脚步离开我,像一只躲避鬣狗的小羚羊。在她们心中,我像个坏人,至少也是个变态,仿佛下一秒就会跑到她面前掀开自己的风衣。这样的姑娘,即便再美,也注定和我没有缘分。万幸,我结婚了~
有的姑娘,含羞草一般,把眼神转向别处,却把头发和身姿调整成最好的状态,在擦肩那一瞬,猛地抬起头,用秋水般眼神温柔的抚摸我的眼球。那一刻,我只想冲到她跟前,问一句:已婚男人,8成新,了解一下?这样的姑娘啊,你一定也觉得我不错。可惜,我结婚了~
还有的姑娘,昂首挺胸,走路带风,远远的就和我的眼神撕咬在一起,像一株怒视太阳的向日葵。眼睛里写满莫名的愤怒,但却让人不怕,反倒有种在岁月蹉跎中的熟悉感。我CAO,这是我媳妇。

中国女人心里,有两种人最优秀,自己的孩子、别人的老公。
中国女人心里,有两种人最傻逼,别人的孩子、自己的老公。
所以,每次见我妻子,她都是愤怒的。那是一种尘世安然却壮怀激烈的无名之火。是一种斗苍天斩神魔,小霸王其乐无穷啊的没事找事。
但我不怕她。
想起第一次见她,那时,她虽没结婚,对我却已怒不可遏。
那时我读研一,她读大二。朋友托她张罗一个联谊会,好帮我物色个女友。她为人诚实,所以想先见见我,免得坑了别的姑娘。
于是约了在自习室见面。
那是个初秋的傍晚,一路走过,校园里很多事情在发生。叶子和树枝藕断丝连,师兄和师妹黏黏糊糊。我在走向自己的宿命,却浑然不知………..
我在教室尽头坐下。短信告诉她我的特征:卷发、微胖、紫衬衣。环顾四周,我绝对是个怪胎。
突然,自习室的门被推开。一个细长的身影站在阶梯教室里,大家齐刷刷抬头看着她。她悲壮的像一个立在斗兽场里的角斗士。
透过薄雾,发现她愤怒的盯着我。
那是第一次和我的妻子对视。
场面一点都不浪漫。
她爬上阶梯,走路带风,雾气在身后团成旋涡。头发在空气中释放着静电,蓬松起来,像一只脱发的藏獒。
她穿过整个教室,走到我面前。
我站了起来,才发现她真的很高………我赶紧竖起驼背,微微仰头。我们就像一对要互屌的说唱歌手,眼神死死的咬着对方。
我读懂了她的眼神,她在想:这人真傻逼,但是看着有些小钱。
她读懂了我的眼神,我在想:这妞真傻逼,但是看着有些姿色。
“说说你的要求吧?”她开门见山,像一个逼良为娼的老鸨。
“就像你这样就好。”我像一个言谈轻浮的无耻混蛋。
那一瞬,她眼神里的愤怒不见了,慌乱的躲开。
那一瞬,我知道,这女人是我的了。
现在她是我的妻子。
我向来尊重女性,绝不是鼓励大家举止轻薄。
但请相信你作为两性繁殖动物的本能。
看对眼的那刻,宗教、种族、性别、地位都是扯淡。
操蛋的世界里,也要相信一见钟情!


----力.avi

最后修改:2019 年 07 月 11 日 09 : 15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